睡告告仓鼠

一个快乐薛定谔文手
关注我之前请看一下置顶哦ˎ₍•ʚ•₎ˏ

© 睡告告仓鼠
Powered by LOFTER

《Seesaw》

  今天朴智旻也没有回来。

  闵玧其坐在餐桌边上,看着毫无回信的kkt,最后选择了自己吃掉了一桌子的菜。他也没有多余的心情等待朴智旻回来,还没有完成的音轨摆在电脑的桌面上等着他去解决,想当然的来说,他应该比身为模特的朴智旻更忙更累才对。

  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不通知一声就不回家吃晚饭了,也只是自己在徒劳坚持这样的习惯而已。之前说好了要一直一起吃晚饭,现在首先违背这个约定的人并不是他闵玧其。包括初恋时候承诺的永远的爱,现在看来,首先不爱的人也不是他。

  可是他们还在维持着身为情侣的表面,出去的时候也还是会手牵着手,面带微笑地看着对方,永远保持着最完美的初恋状态。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样的状态到底有多勉强,明明两个人已经就要形同陌路,却还是如此。

  闵玧其自觉味如嚼蜡,桌子也没有收拾,放着一桌子的碗碟就径直走回了房间。


  这样的状态从朴智旻和闵玧其因为房间的装修开始有些细微的争吵的时候开始,一直维持到现在。

  不能说只是因为一次争吵,那次也不过是因为朴智旻喜欢的台灯和整个房间的风格不符合,闵玧其拒绝了朴智旻的要求罢了。朴智旻并不是不懂事的人,知道没办法改变闵玧其的想法,他也放下了那个台灯,没有强求。闵玧其后来也觉得有些抱歉,还是背着朴智旻把那个台灯带了回来,放在了客厅。

  之后发生的细细密密的小争吵开始充斥着他们的生活。如人饮水自觉冷暖,闵玧其从一开始的每次都主动去道歉哄人到了之后的精疲力尽,朴智旻也开始疲于和闵玧其争吵无意义的事情,开始长时间地在外工作,接了一些自从和闵玧其恋爱以来就没有再接的长途工作,去了国外,经常一走就是半个月。两个人相处的时日变得短暂也并不温暖,剩下的只是像普通的同居舍友那样的客套和冷漠。

  闵玧其自觉自己没办法先放下朴智旻,即使现在关系已经冷淡到如此,他心里唯一的爱情也还是属于朴智旻的,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仅仅是朴智旻的专属。但是朴智旻的爱情是否是闵玧其的专属,却是两个人都没办法参透的东西。

  到底多少次想要试着和朴智旻真的坐下来好好地谈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闵玧其从一开始的试探到了之后的退缩,他实在是没有办法首先提出“分手”这两个字,不想伤害朴智旻也不想要伤害自己。

  但是明明两个人心知肚明,在这样的关系里,自然的分开实际上没有人会受到哪怕一点点伤害。



  朴智旻坐在楼下的小花园里,看着还差十分钟熄灯的小喷泉反复在平静的水面上跳跃。

  他知道闵玧其肯定会在家里等自己回去吃晚饭,这个男人向来言出必行,即使闵玧其肯定也早就知道自己不会回去,不会等太久。就包括一开始承诺的所谓“永远都爱你”,朴智旻也相信闵玧其不会违背这个承诺。

  无法回忆起这样僵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朴智旻半年前接的那一次行程开始,也许是一年前那一次晚归而大吵了一架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就好像是原本相交的两条线又重新回到了平行线,原本模特和音乐人又要在什么情况下相识,也只是因为朴智旻对闵玧其的喜欢,让这两条本不会相交的线重新相交在一起而已。

  说自己毫无留恋是不现实的,朴智旻也始终等待着闵玧其能够再一次踏上感情的跷跷板上,重新像以前一样开始。但是他又害怕,这样的间隙会不会大得无法修复,就算现在修复了,又会不会重蹈覆辙?

  两个人已经不再有交流,就连在家里的对视也显得过分的平淡无奇,就好像只是住在一起的人相互打了个照面,然后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毫无交流也毫无交集。

  本来两个人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朴智旻想到。

  喷泉熄灯了,所有的东西此时此刻重归寂静。朴智旻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上了楼。


  照常推开门是看不到任何人的客厅,可朴智旻当时看中的台灯永远摆在客厅那边,微微地发着鹅黄色的光芒。当时的朴智旻很想要那个台灯,但是不适合放在房间里,他琢磨着除了房间也没有其他地方需要了,而且两个人一起生活本就是相互迁就的过程,便也主动放弃了那盏台灯。谁知道后来闵玧其买了回来,大剌剌地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朴智旻还记得自己看到那盏台灯的时候感动得要死。实际上现在再看到那盏台灯也还是觉得感动,这是闵玧其为了朴智旻所做的事情当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偏偏这件事他记得特别清楚。

  但是之后的争吵到底缘由为何,朴智旻是一点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突然有一天醒过来的时候,闵玧其没有再抱着他,而自己也第一次没有在晚归的时候给他发消息。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的生活轨迹再一次变化,开始和对方无关,开始形同陌路。朴智旻的世界没有因为少了闵玧其而变样,反之而言,闵玧其也是一样的。

  他们没有人因为对方而真正改变,自然不会因为对方而影响到自己。可是就是不愿意放手,就好像是好不容易相交的两条线再一次分开再平行就会变得异常艰难,谁都不愿意当先放手的那个人,谁都不想要首先真的撤离对方的生活。

  朴智旻觉得很纠结,说他不爱闵玧其是不可能的,但是说爱意和以往相同热烈也是不可能的。他们的关系就好像是被时间和各种各样的事务埋没,最后成了流逝的时间里的陪葬品。



  但是跷跷板游戏迟早是会结束的,游戏结束之后所有的小孩子都会回家,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宿。

  闵玧其一声不响地离开了这间屋子,朴智旻发现的时候,是闵玧其拉着箱子离开站在门口向自己道别。那是这么久以来,朴智旻再一次见到闵玧其微笑的样子,不是为了配合自己而假装出来的样子,而是真心的。

  他是在和自己道别,还是在和自己和解呢?朴智旻心想。

  没有心疼或者是舍不得的感觉,朴智旻知道自己留不住他,自然不会再挽留。他也笑着和闵玧其道别,说路上小心。

  闵玧其点头说,你也是。

  闵玧其没有留下另一把属于他的钥匙,朴智旻发现了。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闵玧其离开了这间屋子,其实也就意味着闵玧其在对他说,虽然我不愿意,但是我先走了。

  虽然我不愿意,但是走好,朴智旻摸着放在自己裤子口袋的另一把钥匙,心说。


  就好像十二月的初雪会在一月融化,四月的樱花会在五月凋零,我和你也以花开为开始,以雪融为结束。





-后话-

  好久没写虐了 不知道自己写虐的功底还在不在 以前我可是后妈博主(?

  seesaw是我的白月光之歌 和serendipity在我心中的地位一样 两者的歌词表现出来的内容完全不一样 但是都让我听起来就好像是遇到了初恋一样

  这篇文我写到后面其实是可以给一个很好的结局的 就好比所有人都会遭遇的七年之痒 倦怠期总会过去 也会迎来再一次的花开和落雪 但是我也觉得 这个故事落在这里其实是最好的

  爱意连绵却不再如以前热烈似火 你并不是非我不可 我亦如此 若是不再适合一起生活 分开也许才是正确答案

评论 ( 4 )
热度 ( 7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