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告告仓鼠

一个快乐薛定谔文手

© 睡告告仓鼠
Powered by LOFTER

《朴氏奇妙物语(上)》

※写个极其沙雕的故事(改编自我17年没写完的神经病脑洞)

※故事和OOC都属于我,有什么事冲我来!(。

※我知道很沙雕,毕竟是能够让18年的我都发自内心地觉得沙雕的17年的我……



  大家好,我叫朴智旻,是大黑高中的一名积极向上、善良友好、成绩不太好的高一学生。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一下“超能力”这个东西。

  其实生活中超能力无处不在,比如狂吃不胖女超人、绝对瘦不下去嘟嘟侠、吃钱怪,绿帽战士,等等,都是非常常见的超能力。

  当然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些,我就没有必要这么严肃了。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比这些都要厉害的超能力,就是那种只能在超级英雄电影或者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超能力。



  就我个人而言,我是昨天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爸晚上带着一身的酒气回来,一回来就在沙发上装葛优。我也是那天晚上才从我爸嘴里听到这件事说咱们家其实是有超能力的。作为朴氏好几代不单传和一位崇尚科学的优质高中生,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喔”了一声,心想我爸肯定是喝蒙了,开始出现幻觉了。

  但其实听喝醉的老父亲讲故事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就没阻止他。

  听我爸说,我们朴氏大隐隐于市,一直都持有一种神秘的超能力,学名叫做念力。我一琢磨,这是不是涉及到了什么比如猩红x巫的超能力版权之类的,播出去会不会被举报?毕竟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爸真的使用过超能力,我就拍拍裤子,准备去给他弄点醒酒的。

  哪个男人心里没有藏着一个中二少年呢,是吧。

  我爸:“我看你这样就是不信我。”

  我:“爸你喝高了。”

  我真的很真挚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去厨房那边给他煮了点醒酒汤(被我妈按着头学的,我爸前些日子酒瘾大,我妈居然选择让她的宝贝儿子学习怎么煮醒酒汤,而不是让她老公戒酒,还说她老公喝酒的样子真帅,妈的,我服了。)

  等我弄好了之后,发现我爸早就在沙发上睡着了,鼾声如雷。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爸一路拖回房间,然后返回我的房间倒头就睡。


  当晚我就做了一个极其玄幻的梦,玄幻到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甚至在梦里有意识地举起手来掐了一下自己的脸,没醒,还疼。

  面前有一道长长的白色阶梯,我当然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但是本着“既然来了那就上吧”的心态,作为釜山男子汉,我肯定要勇敢地踏出我的第一步。

  在我站上去的那一刻,楼梯卡顿了一下,然后像自动扶梯那样慢慢地往上走。我真心觉得做梦真好,服务周到得不行,什么都考虑到了,不用我自己走,还有微风拂过,吹得我整个人心旷神怡,值得给五星好评。

  等到楼梯停止,我走出来,看到白色道路的前方不远处,是穿着家用蓝色胶托、还用蚊帐把自己倒腾得像个雅典娜的我爸。我把脖子缩回来,用身体语言疯狂拒绝继续往前走。我爸一脸耶稣爱凡人的表情,慈爱地看着我。

  我爸:“智旻呐。”

  我:“我不认识你。”

  我爸:“因为你不信我,所以我半夜找你来了。”

  我:“我求你不要说得好像恶鬼索命一样,你房间就在我对面你还给我托梦!”

  我爸:“有些事情今天不说完,明天我就会忘记了的。”

  接着他一个长音嗝把我给逼退了两步。

  我:“你要是酒没醒,我煮了醒酒汤,或者你去吃个苹果再会来找我继续谈?”

  我爸:“嗝。”

  我爸:“不,我要现在说。”

  我爸:“智旻呐,你也十六岁了。虽然才刚刚上高中,但是也是可以独当  面的釜山男子汉了。”

  我爸:“其实我是看似醉了实则没醉,你给我弄的醒酒汤我是不是一点没动?这就说明我没醉。”

  我:“那是因为你睡着了,不要拿这个当借口。”

  我爸:“我们朴氏一直以来都拥有的超能力不是骗你玩的,不信你看。”

  然后我爸大手一挥,我旋转跳跃着在半空表演了一个金钟倒挂。反正这一切都是做梦,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弥陀佛,阿门。

  我爸:“嗝,这个超能力是不是很棒?”

  你喝的碳酸白酒吗?怎么一直在打嗝?

  我爸:“总之我们家的托梦传承仪式就到此结束了。希望你可以用这个能力保护好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因为那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到这里,梦境戛然而止。我醒过来的时候,除了我爸因为突然昏厥翻起来的白眼以外,我什么都没记住。

  今天是星期六,我和金泰亨待会要相约网吧一日游。想着不能迟到,我伸了个懒腰就准备起来,结果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我扭着僵硬的脖子去看,看到了地上的一摊玻璃碎片。

  那是闵玧其送给我的杯子!!!!!!谁干的!!!!!!!

  于是我怒气冲冲地看向了趴在我被窝上睡得安稳的三花,是不是你!

  三花大概是接收到了我的怒气信号,非常无语地看了我一眼,喵了一声,继续睡。

  这年头应该是有建国后不准成精这种默认的规则的吧?

  我觉得很恐慌,因为其实三花超级乖,不可能把我的玻璃杯打碎,那到底是谁……

  然后我看着地上的玻璃渣子动了两下,慢慢地飘了起来。我不可置信地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玻璃渣子,扭头一看,三花也飞起来了,爪子在半空中不停地扑腾,眼睛瞪得比我还大。

  这下子我更恐慌了。我房间闹鬼了?

  然后我妈推门进来了。她看着我,似笑非笑,轻轻摇着头“呜~”了一声。我觉得我受到了挑衅。

  我妈:“惊喜吗儿子。”

  我:“惊喜什么,惊吓差不多。”

  我妈:“超能力觉醒第一天还不习惯吧?没关系,多练练就好了。”

  我:“你也喝酒了?”

  我妈:“你妈我酒精过敏。”

  于是我妈花了一个小时就把我说服了,不愧是我妈。

就是现在我不能出门了,只好怀着毫无愧疚的心安排金泰亨自己去网吧一日游了。



  于是现在就是你们能够看到的情况。

  说真的,也许是因为我情绪波动比较大,我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超能力,经常出现所谓的暴走现象,搞得全家上下都要和我一起做冥想运动,维持内心的平静。我妈一开始洋洋洒洒给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结果她和我爸都不知道拿我的不可控超能力咋地个办,根本没办法用普通的方法,比如说气沉丹田用心感受之类的,来教我。他们动用了自己、他们的爸妈、他们的爸妈的爸妈、七大姑八大姨、你大舅我二舅,总之没一个能教我的。

  全家上下都在和我爸妈说,这是因为你家智旻能力太强了,所以才无法控制的。然鹅我听起来觉得像是见到一个没那么好看的孩子就夸有气质一样,完全是本人体质问题,居然还把我爸妈哄得一乐一乐的。


  别看我有点吊儿郎当的,但其实我也很爱上学的。本来请了一周的假就让我很不舒服了,现在我妈还有继续请假下去的趋势,我就很难受。

  花季少男怎么可能不去上学?!不上学怎么见男神?!开什么玩笑!

  于是我连夜打包,趁着我爸妈都睡着了的时候,拖着装满了我人生财富和钥匙的箱子半夜溜出家门,直奔金泰亨家。

  金泰亨半夜看到我来,第一句话问:“你是不是惹事了?需不需要我和你一起亡命天涯?”

  我:“……” 

  我:“我不是很想和你亡命天涯耶,如果是闵玧其我考虑一下。”

  金泰亨:“现在从我家出去。”

  金泰亨:“快。”

 

  我和金泰亨面对面坐着。

  这基佬和基佬共处一室,听起来就很像要发生点什么事的样子对不对。

  就比如说谈心什么的。

  我把我前一个星期遇到的奇妙事情都和他说了一遍,可能有加工成分但总体而言非常贴近现实。为了表明真心,我当着他的面隔空举起了金碳。

  看金泰亨的表情肯定是觉得这事儿太神棍了,但是我又没有棍他的理由,还真的把毛绒绒的金碳(说起来它怎么这么大只了)举了起来,就勉强相信了我。他摸着下巴,说:“没事,你这几天就跟我混,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

  我:“那要是我爸妈来了你会把我供出去吗?”

  金泰亨:“那必须会的。”

  我把浮在空中的金碳挪到了窗外。博美和明月相映成趣。

  金泰亨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不会不会。”



  总之第二天我就蹭着金泰亨的小电驴去上学了。他开车技术还不错,值得信赖。我坐在后面一直在听大悲咒稳定心神,心想着要是能力暴走这一条街的人都要现场学习太空步,大概会被列为新闻头条:《震惊!这一条街上的人居然都吃上了喜之郎果冻,变成了太空人!》

  金泰亨心态比我好,一路上都在宽慰我说“没关系的”、“超能力多帅啊”、“大不了就是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的事”。我听完之后就觉得心态爆炸了,想要现场和金泰亨来一次虚空电驴过山车表演,我在下面看他在上面飞的那种。

  总之平安到达学校。我进到教室入座的时候,我同桌就投来特别关切的眼神,问我上周为啥没来。

  我:“你心里有鬼哦,这么关心我。”

  同桌:“我是心疼你。你不知道,我们上周的物理课是闵玧其负责当助教,音乐课他还来帮忙弹钢琴了。”

  我痛哭流涕,拿着同桌新开的五百抽的纸狂擤鼻涕,于是这包纸就突然少了一半。

  都怪这个超能力!

  我刚这么想,教室里就传来了非常不安的震动的声音,全班人的桌子都开始颤抖,就像是地震了一样。有些胆小的女孩子已经尖叫着跑出了教室,胆大的在看到自己的书有慢慢飘起来的趋势的时候也开始瞳孔地震。人家心惊胆颤,我也心惊胆颤。

  突然觉得我妈想要继续给我请假真的是个正确的决定。

  我拿起包就要冲出教室,结果好巧不巧迎面撞上走进来的闵玧其的胸口(哎呀)。我心脏砰砰砰砰狂跳,不好意思直视他。闵玧其倒是非常淡定,拍拍我的肩膀和我说快点回去坐好。

  说来也怪,我感觉很微妙。我的情绪大概没有比现在更加激动的时候了,但是我却觉得迎来了内心的大和谐,先不说突然平静下来的整个教室,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所谓的“气沉丹田用心感受”。

  闵玧其不愧我命中贵人。我也终于体验了一把把讨厌的人的书挂在电风扇上的爽快。


  之后我和金泰亨说了这件事。金泰亨沉思了一会儿,和我说:“我个人觉得,你需要和闵玧其谈一下。”

  我整个人吓gay:“你在说什么啊我哪里来的胆子联系他?”

  金泰亨:“哇那你也不想一下,闵玧其在的时候你就可以操作超能力,这个设定存在即有它的意义!”

  我觉得他一开始可能不是想说这个的。

  我:“那你的意思是我要去和他说关于超能力的事?讨论一下未来出路?”

  金泰亨点头。

  我翻了个白眼:“你神经病吧。除了你和我爸妈还会谁会相信这种事啊。”

  金泰亨:“烦死了,你不来我来。”

  金泰亨:“万一这就是你和他爱情的开始呢。”

  说完,金泰亨掏出手机,给闵玧其发了个消息。我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尖叫着想去拿走金泰亨的手机的时候,kakao的提示音蹦了出来,然后我一看,闵玧其秒回,答应了金泰亨说周日要约他和我谈一谈。

  我当时杀了金泰亨的心都有了。

  别看我之前形象这么不拘小节,其实我怂得要死。我从高一进来对闵玧其一见钟情,为了他加入学生会的文艺部,结果混到现在也就混了个脸熟,就是上下部关系。他送给我的那个玻璃杯还是因为他那天生日,送了全部门的人,人手一个,我也不过是被普照了一下。

  现在我正在经历人生的滑铁卢。


  当然我一直挨到周日,以为可以逃过去,结果被金泰亨抓起来从箱子里掏出一套人模人样的衣服,他还给我头发打了个摩丝,整得跟杂志封面模特一样。

  我出门前掰着门框和金泰亨说:“我又不是去相亲。”

  金泰亨冲我一笑:“今天你兄弟我就是当代月老。”

  然后我就被推出门了,操。

  所以我站在咖啡店门口,踌躇了三分钟,才推门而进。

  我一进去就看到闵玧其了。不愧是大黑高中男神之一,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有范。

  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咖啡店写物理试卷,我不是来和你学习的,是来和你讨论我的未来的,我除了我自己以外什么都没带,你想让我怎么办?

  正在我疯狂脑内斗争的时候,闵玧其把他手边的一杯饮料推了过来:“给你点的。”

  我:“歇歇。”

  靠,我因为紧张嘴瓢了。我听到他笑了,我好尴尬,我想消除他的记忆。

  闵玧其把笔放下,仰起头把剩下的美式冰咖一饮而尽(喔玧其欧巴好帅),看着我,说:“我听金泰亨说你有事情想要和我商量一下,说吧,什么事?”

  我:“这件事情太难说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描述。”

  闵玧其:“有什么难的,又不是有超能力。”

  我:“就是有超能力。”

  闵玧其:“……”

  场面一度陷入了沉默。我安静闭麦,开始数空气里飘着多少颗灰尘。闵玧其站起来去柜台那边续杯,回来坐下,特别严肃地看着我:“你说真的?”

  为了表明真心,我当着他的面拿他的物理试卷折了个纸飞机。

  折完我就冷汗爆出。朴智旻你在做什么?你在拿闵玧其的物理试卷折纸飞机????

  我估计会被揍了。

  我干咳了两声。慢慢地,轻轻地,把那张物理试卷展开放平,尽可能平整地重新摆好在闵玧其面前。希望他不要在意上面的折痕,虽然有折痕不够美观,但是不影响写字啊。

  闵玧其沉默了几分钟,抬起头来,说:“所以你要和我说什么?”

  我:“那个,我没办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能力,除非……”

  闵玧其:“除非?”

  我:“除非你在我旁边。”

  接下来的十分钟,我毫无保留地将教室那天的事和我今天赶来咖啡店的一路上干的坏事——比如奶茶店冰柜里的冰块全部起飞、花店的花洒满了地板之类的——告诉了闵玧其。我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看着闵玧其的表情变化,嗯,真的完全没有变化。

  不愧是我爱的男人,板着脸也这么帅。

  我开始找台阶给闵玧其下:“哎其实也没有根据,都是泰亨自己猜的。”

  结果闵玧其拒绝了我的台阶:“那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啊?”

  闵玧其:“我们理科生讲究的就是实战。我会继续在你们班级担任物理课助教,文艺部的活动也还是照常开展。你就通过这段时间来自己试试看。如果真的就跟金泰亨说的一样,那我们再考虑下一步。”

  下一步?

  下一步我们可以看学区房了!

  瞳孔舞蹈。



  接下来一周里,闵玧其一边是我们班兢兢业业的物理课助教,一边是我们文艺部就要退役的部长。我们相处的时间里,我一边心情爆炸激动,一边可以轻巧地操纵自己的超能力。我觉得感觉真的是飞一样的舒服,整个人飘飘然。

  金泰亨说的没错,这就是我和闵玧其爱情的开始!

  心里想着既然知道了怎么控制自己的超能力,还收获了一份爱情(?),我觉得是时候回家和父母通报一下了。于是我周末的时候按着金泰亨和我一起收拾了箱子之后,拖着箱子屁颠屁颠地溜回了家。

  但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和我离开的那一天相比没有任何变化。我是踩着他们平常吃饭的点回家的,结果居然一个人都不在,我的三花也不见了。我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全都是区外。唯一的线索只有桌子上被茶杯压着的那一张纸,上面潦草地写了两句话,我愣是一个字没看懂。

  我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对啊,自己儿子不见了怎么可能不去找?我在金泰亨家待的这几天,他们既没找上门来,甚至连电话短信都没有一个。所有的事情都从我离开家的那个时候开始产生了偏离,就好像是在等着我离开一样。

  我慌慌张张地给金泰亨打了电话,这个时候哪怕只是十几秒的忙音都让我觉得更加心慌。直到金泰亨接起电话的时候,我才放下心来。

  我:“我家没人了咧。”

  金泰亨:“你爸妈去旅游了?”

  我:“屁,我家两个人民教师现在哪里有时间去旅游。”

  我:“我现在外表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麻烦你驱车前来接一下我,我真的很慌。”

  要我说天地下最好的朋友肯定就是金泰亨了。他十五分钟后就开着他的小电驴到我家楼下,载着刚离开他家不到半个小时的我又回到了他家。金泰亨替我把箱子吭哧吭哧搬上楼,抱着金碳又下来试图安抚我。

  我很感动,但为什么他会觉得我看到金碳了会心安?

  金泰亨:“所以你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我:“有,就一张纸。我一个字没看懂。”

  金泰亨拿过来,看了两眼:“哦,这个人和你认识啊,写着‘智旻哥’,还说约你下周不知道哪天七点在学校见面呢。不会是你的娃娃亲吧?那你和闵玧其算出轨啊。”

  我:“出什么轨,我要是有娃娃亲我妈肯定每天都在我耳边唠叨。”

  我:“不对,你怎么看懂的?”

  金泰亨:“你自己拿倒了傻逼。”

  我把那张纸倒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我没有任何理由反驳金泰亨的这句话,于是我只能掐了一下金碳的jio,就当泄愤了。

  金泰亨:“那你现在有没有啥想法?”

  我:“到时候我见了人就说我叫朴大壮,我爸叫朴狗蛋,是村上最有钱的男人,坐拥十几台拖拉机,娶了隔壁村的村花,也就是我妈,李翠花。”

  金泰亨:“你醒醒,你家根本没那么多钱。”

  金泰亨:“这个情况光我俩解决不了啊。我传呼一下闵玧其。”

  说完他就发消息给闵玧其,我这回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闵玧其秒回。

  我靠,他不会喜欢金泰亨吧?此时此刻我看我最好的兄弟的眼神多了一点敌意。


  于是咱们三个就近找了家烤肉店,闵玧其一边烤肉一边和我们开启三方会谈。

  不得不说这闵玧其的烤肉技术一流,怪不得文艺部的老成员都说一定要和部长去吃一次烤肉,绝了。以后谁能拥有这样的男子那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

  但是这毕竟是个严肃的事情。

  我:“玧其哥,你现在就当我们在演戏。我现在叫朴大壮。”

  闵玧其:“那你旁边坐着的是金小胖,我是闵阿哥。”

  我和金泰亨两个人一个爆笑差点背过气去。闵玧其倒是特别淡定地还在烤肉。

  闵玧其:“不扯了。所以你们现在只知道那个人下周要来找智旻?”

  金泰亨:“对啊,具体哪天都不知道。我看要不然请假在我家呆着算了。”

  闵玧其:“你下句话肯定是‘为了兄弟的安全我也请假留在家里’,休想拿这个当挡箭牌。”

  金泰亨:“哎呀!不愧是表哥!”

  我觉得这大邱表兄弟的弟弟脑子可能不是那么好使。

  金泰亨:“诶总之!哥!你这几天好好带带智旻!万一真的出啥事儿了有个照应嘛!”

  我觉得这大邱表兄弟的弟弟脑子可真的是螺旋爆炸的好。


  虽然我假意推托说哎呀打扰人家高三生多不好,知我者莫若金泰亨,一眼看穿我的谎言,强烈要求闵玧其继续在我们班给我当物理课助教。闵玧其也没有思考很久,大概算是秒答应。

  我这心里真是美滋滋。

  于是我抓住机会,和闵玧其大肆发展关系,两个人已然是上学见面晚上聊天的关系了,还可以聊聊感情了。闵玧其和我说,他有个喜欢的人,跳舞特好,唱歌也棒,长得像小孩子,性格开朗得跟金泰亨一个样。他说他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就有种命中注定我爱你的感觉,但是怂到现在了还没敢告白。

  我说了句死闷骚,然后闵玧其没再说话了。

  瞧瞧我这嘴。

  讲真,虽然我早就料到闵玧其肯定有喜欢的人,还应该是那种全才,干啥啥都好,想想这样子的两个人也很配,可是我就是觉得好难过。

干嘛,没见过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的花季少男吗,呜。 



  虽然说留了字条,说下星期会来学校找我,但我这一星期过得风平浪静,一点事儿没发生。课照样上,日子照样过,我每天就是吃饭、睡觉、和闵玧其聊天、玩金碳、和金泰亨一起点外卖。

  要不是今个儿突然变天了,我估计会真的忘掉这件事。

  因为这件事情,也的确没有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发展。


  我和那个人见面,是在金泰亨家。

  你知道在门口捡到一个昏倒的美男子是什么感觉吗?这个你不能问我,你得问金泰亨,是金泰亨把这倒霉家伙捡回来的!

  我一走进金泰亨家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不明物体躺在沙发上,抱着金碳睡得特别安稳。这健壮的体格,我从门口那模模糊糊看就觉得肯定不是金泰亨,转眼一看厨房,金泰亨乐呵乐呵地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你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金泰亨:“爱情。”

  我:“说人话。”

  金泰亨:“帅哥。”

  我走到金泰亨的爱情面前一瞧,操,真的帅,虽然比不过闵玧其那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的脸,但是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金泰亨喜欢的类型。我一边咋舌一边站起来,看着金泰亨那副一见钟情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对闵玧其一见钟情的我。

  但是我和金泰亨聊了两句这个人,发现金泰亨完全对他一无所知,只是因为人家刚好倒在门口,长得又帅,就心动百分百把人给带回来了。而且据他的话说,金碳还是自己钻到人家怀里去睡的。

  金泰亨:“其实我也不仅仅是因为人家长得帅才带人家回来的嘛。”

  金泰亨:“因为他说他在找朴智旻所以我才——”

  我伸手就过去拽住了金泰亨的领口:“我操金泰亨你傻逼吗!!!!!!啊!!!!!!我要是死在你家我和你讲你也别想独活!!!!啊!!!!!”

  突然整个空间都开始像地震一样摇晃,我虽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但是几乎所有的家具都开始位移,仅仅是在十秒钟之内,金泰亨的家变得一团糟。我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但是又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金泰亨看了一眼我,摇摇头,说:“牛逼啊,兄弟。”

  金泰亨:“你快别看了,打电话给闵玧其啊!不然等下你要怎么帮我整理家具啊?”

  感谢兄弟不杀之恩。


  我走到门口去给闵玧其打电话,不得不说,闵玧其就是安心与信赖的代名词,我虽然打电话过程中支支吾吾啥都没说清楚,他也马上答应来金泰亨家找我。我挂断电话的时候真是感动得痛哭流涕,转个身走到门口,就看到刚刚的帅哥抹着眼泪就朝我冲了过来。金泰亨在后面缩着脖子,双下巴都出来了。

  我能从金泰亨身上感觉到一丝丝丝丝的敌意。

  我:“你离我远点,我不知道我待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请自报家门。”

  帅哥吸吸鼻子,说:“田柾国。”

  啊真是个正义爆棚的名字,一听就是五好青年。

  我:“所以你找我啥事儿?”

  田柾国抹了两把眼泪,正色道:“娶你回家!”

  我和金泰亨异口同声:“操!”


  我和田柾国僵持在门口,敌不动我不动。田柾国瞪着双兔眼看着我,背后的金泰亨对我死亡凝视,我浑身上下暴汗,只期待着亲爱的闵玧其快点来救我。

  金泰亨正在试图和我建立脑电波连接,可是我真的对面前这个帅哥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娶我回家……

  等会?

  我和金泰亨异口同声:“真他妈娃娃亲啊!!!!!!”


  金泰亨拽着田柾国,我拽着刚来的闵玧其,四个人围着餐桌坐好,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先开启这个话题比较好。

  我憋着一口气,坐在闵玧其旁边就好像坐在地雷旁边一样,我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闵玧其的低气压和某种很莫名的敌意。而田柾国一直盯着我,金泰亨看样子在放弃爱情的边缘,但是也很疑惑。

  我憋不住了:“所以,你说要娶我回家是什么个情况?”

  田柾国眨巴眨巴眼睛:“是你说的呀。”

  我:“?我说什么了?”

  田柾国:“以后会和我在一起。”

  我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闵玧其:“嗯哼?娃娃亲?”

  金泰亨:“完了,表哥生气了。朴智旻你完了。”

  我:“你闭嘴。”

  闵玧其:“解释清楚。”

  田柾国:“QAQ”

  田柾国:“就是智旻哥小时候拉着我说我们以后要在一起啊!我们双方见过父母也说好了的啊!”

  金泰亨见田柾国委屈,按捺不住了:“瞧瞧你把人孩子逼成什么样了,温柔一点不行吗?”

  我安静闭麦,我是场上最没有话语权的人,我是灰尘,是透明人。

  闵玧其:“朴智旻。”

  我:“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闵玧其:“所以是真的吗?”

  他非常认真地看着我,很明显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但是我却又没办法给。我真的没有印象,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不记得田柾国这个人,也不记得我和他小时候说的事。

  我最后还是没说话,又不敢面对他们,只好从这个场面里逃了出去。我装作听不到身后的人叫我,装作听不到外面隐约的雷声和突如其来的雨声,只想着从这个地方逃开。

  我不想面对,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不要逼我,我真的不知道——


  最后闵玧其追上了我,拉住了就差一步就要直接踏入车流里的我。

  我和他站在路边像两个傻子一样淋着雨,没有人说话,我想挣脱他,但是他抓着我的手腕越来越用力,就好像要掐碎一样。


  “朴智旻,十六岁,大黑中学高一新生,A班文艺委员,文艺部部员,舞蹈社社员。”

  “生日是10月13号,血型A型,釜山人,和金泰亨是最好的朋友。”

  “以前在釜山念书的时候,数学是第一名,学过现代舞,现在在跟郑号锡学爵士,以艺术特招生的身份进了学校,但是在理科尖子班是前十名。”

  “喜欢闵玧其。”


  我吸着鼻子:“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

  闵玧其说嗯。

  我:“你想表示什么?你知道我喜欢你,但是你又不告诉我你什么想法,吊着我当备胎?”

  只是我还没有等到闵玧其的回答,这个世界先脱离了我的思考范围。




-后记-

  糖旻卧底回来了(?)

  想想应该还是有人是因为25关注的我 我最近也正好在考虑活用旧脑洞于是就灵机一动 觉得不能老溜粉 于是选择了一篇沙雕脑洞作为更新(dbq

  分上下(不知道有没有中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了)的原因是因为我剧情不小心拖太长了 原本并没有那么长(。

  之后的剧情我开了个头 会尽快弄出来滴!bobo

评论 ( 6 )
热度 ( 46 )
TOP